1. 首页
  2. 大牛说
  3. 无人驾驶赛道“卷”成了麻花:L4无人驾驶低至一万元

无人驾驶赛道“卷”成了麻花:L4无人驾驶低至一万元

5月18日,自动驾驶行业出现一则很有轰动性的消息,轻舟智航公布了成本可低至1万元的车规级自动驾驶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轻舟智航之前,已有自动驾驶企业给出了“惊喜价”。去年12月,元戎启行发布的L4级方案成本不足1万美元(约6.4万元人民币),今年4月再次下降至仅需3000美元(约2万元人民币)。

无人驾驶赛道“卷”成了麻花:L4无人驾驶低至一万元

自动驾驶企业接连宣布自己的“底线”价格,似乎预示着,马上就可以迎来自动驾驶时代的全面繁荣了。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横向对比来看,百度、小马智行等Robotaxi玩家才刚刚把主驾驶位的安全员换到了副驾驶位,百度自动驾驶方案在去年的整车成本还高达48万元。

按道理来说,百度、小马智行也是头部玩家,和轻舟智航、元戎启行等企业相比,技术成本上的差距不至于如此之大。

自动驾驶玩家打响价格战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玄机呢?

“一万元”更像是一种获客手段

先放结论,将一万元作为自动驾驶的宣传点,在谈擎说AI看来,更多偏向于一种营销手段。

众所周知,在软件行业的市场竞争中,很多公司都会推出体验版(或入门版)和定制版(或专业版),前者的定位是流量型产品,甚至是一种获客的噱头,而后者是真正有应用价值的产品,也是能够为公司带来盈利的高附加值产品。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一万元就能买到的自动驾驶方案,究竟能在多少场景中顺利跑起来,其实还很难说。

对于轻舟智航的1万元L4级方案,CEO于骞其实也给出了颇为巧妙的解释,“一方面,轻舟智航的“双擎”发展战略从技术层面确保了L4级自动驾驶的能力,但另一方面,轻舟智航的L4级方案还需要通过实践,广泛进行测试并积累数据,而后反向验证技术的可靠性。”

也就是说,要实现全面的无人驾驶,这套1万元的方案还需要继续打磨和升级。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技术方案还不够成熟,为何要急于展示出来呢?

事实上,自动驾驶技术方案的价格内卷,本质上还是商业化所驱动的。AI技术行业有这样一个特点,企业初期的重心是潜心攻克技术难点,因为技术是商业化前提,其应用价值和成熟度决定商业化能否走通。

在宣传推广方面,也会突出自家的技术方案如何先进,宣称某项技术指标领先对手多少,这样才有利于获得融资、人才等各种有利资源。比如,前两年Robotaxi企业就会宣传自家的测试车辆多少公里才会接管一次。

因此在技术蓄力阶段,自动驾驶公司在营销上通常会采取典型的技术思维。但是这种思维一旦到了商业应用的阶段,就要转换为商业化思维。因为要获取客户,营销的对象变了,营销方式也要跟着变。

按照商业化的思维,自动驾驶企业营销的对象在谈擎说AI看来有两种,一是目标客户(主机厂、出行公司等),二是C端用户。

对于最直接的目标客户而言,价格其实是一种很好的获客手段。

对主机厂来说,为了占领新能源市场,很多车企都在玩“车海战术”,但是对于一个细分市场来说,车型扎堆就难免陷于同质化的竞争,而汽车智能化的背景下,智能驾驶其实是一种和对手拉开差距的手段,但前提是成本要足够低。

进一步来看,真正接近成熟的自动驾驶方案(专业版)其实仍偏贵,且还需要实践、测试积累数据,需要产业链下游其他企业的配合。但只要有主机厂有接洽意愿,围绕商业化应用进行共同开发的合作才能达成。

回顾过去两年,自 2020 年以来,文远知行陆续布局了无人小巴和同城货运,百度Apollo平台为了重卡、无人小巴的商业化落地接入多家合作伙伴。

从轻舟智航发布1万元产品的同时,就宣布与火山引擎、T3出行、地平线等达成战略合作来看,1万元自动驾驶方案也应是出于同样的商业化思维。

对C端用户来说,1万元就能实现自动驾驶,也能够制造一个足够有噱头的话题,能够出圈,影响更多C端群体。虽然C端用户不是自动驾驶企业的客户,但搞定了终端消费者,也就间接提升了技术供应商的知名度。

事实上,大到采埃孚还是爱信的变速箱,小到bose、哈曼卡顿音响,甚至是车上有没有苹果的Carplay,其实都会在一定程度上会对消费者购车决策起到相应的作用。

另一方面,对C端用户的造势也能够为长周期业务的不确定性创造战略冗余度,为将来在资本市场更高的估值提前造势。

就像2016年谷歌举办的“人机大战”,AlphaGo第一局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后,谷歌的股价从710美元直接涨到了750美元。

当前很多自动驾驶公司的业务都在向更容易落地的ToB和ToG方向倾斜,用行业发展的眼光来看,能够提前做一些C端传播,也是给未来的市场需求爆发时,挣得难能可贵的市场“印象分”。

自动驾驶公司为何急着商业化?

元戎启行4个月将成本从6.4万降到2万,时隔一个月,轻舟智航喊出了1万元。不难看出,自动驾驶的价格战已经散发出浓烈的火药味,在商业化方面,自动驾驶企业为何如此急迫?

在天眼查APP上查看轻舟智航的竞品信息,可以发现同类的竞争对手已经达到92家,商业化的浪潮一旦卷起,机会是需要抢的。而从各种外部环境来看,接下来一段时期,自动驾驶企业对客户的争抢将会愈发激烈。

无人驾驶赛道“卷”成了麻花:L4无人驾驶低至一万元

首先,在自动驾驶行业供应链当中,自动驾驶企业是技术供应商的角色,依附于下游主机厂,像百度、滴滴这样有能力造车的玩家毕竟是少数。

汽车市场的规模上限决定着自动驾驶市场的蛋糕有多大,当前汽车企业销量普遍下跌,主机厂的危机感自然传导到上游供应商,势必会加剧自动驾驶企业的内卷。

事实上,自动驾驶玩家正在面临抢客户大战,在人工智能行业早就上演过。

AI四小龙商业化困难的一个很大原因是,落地场景碎片化导致公司难以提供标准化产品,规模难以迅速扩大。商汤、依图等企业布局业务很多(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出行等),但至今仍未冲出“大安防”业务的桎梏。

一位不愿具名的自动驾驶业内人士向谈擎说AI表示,“AI四小龙是前车之鉴,上市上了好多年,长期找不到好的商业化应用场景,要么场景太小,不值得投入,而容易规模化的场景大家扎堆涌入,价格又开始内卷。”

自动驾驶到了商业化的关键节点,是否能够找到规模化的场景,还是在适配主机厂不同车型以及不同地区道路的时候,像当初的AI行业一样困于碎片化的场景?或许也是一个未知数。

其次,当今国际局势从全球化转为逆全球化,政治环境的变化,导致资本市场对自动驾驶行业的投资更加谨慎。

一方面,高级别自动驾驶涉及高精地图和交通数据,还关乎一国科技竞争力和国家安全。中美国家层面的博弈,科技竞争是焦点之一,在两国皆有布局的自动驾驶公司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实质的影响。

根据《晚点 LatePost》3月份的报道,去年在美国上市的自动驾驶重卡公司图森未来已决定分拆中美业务。小马智行也因一次并未造成人员伤亡的测试,被当地政府吊销了测试牌照,而后不得不停止了在加州的测试。

另一方面,宏观金融环境也在变化。美联储为遏制通胀,已经释放明确的加息信号。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短期内高风险、低收入的公司首当其冲,对自动驾驶企业的融资环境更加不利。

去年下半年以来,小马智行和智加科技均未能按计划在美国上市,同为自动驾驶公司,是否还能如愿收获国际融资,也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种种外部原因导致的行业融资困难,让自动驾驶企业显得更加迫切地抢夺商业化的机遇,喊出1万元的价格也就不难理解了。

自动驾驶技术能否走向开源?

既然1万元是尝鲜价格,那么或许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猜测,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有别的企业要推出0元自动驾驶方案了。

去年互联网巨头在云计算业务争夺激烈,腾讯云以0元拿下勘探开发数据管理与运营规划项目,当天华为云则以1元的价格中标省级政务信息系统云服务项目。

云计算行业“0元标”、“1元标”的拓客方式,或许已经为自动驾驶玩家进行了一场预演。

对云商而言,给出远低于成本的超低价,目的是要切入细分行业,去完成行业案例的积累。而自动驾驶企业也需要和B端或G端客户进行协作,一起围绕某个具体场景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的项目开发,才能完成从0到1的跨越。

换句话说,超低价的自动驾驶,可能是前期进入商业化场景时,不惜代价打造标杆案例的行为,以超低价“交个朋友”,才能推进技术从实验室走向真正的应用场景,后续客户可能就享受不到这样的低价了。

从自动驾驶技术路径来看,对于布局车路协同的自动驾驶企业来说,出现超乎想象的低价其实也是技术走向开源的一个预兆。

众所周知,单车智能困于永远解决不完Corner Case,相较之下,沉寂多年的车路协同方案开始升温,在最近国家提出的大基建战略下,发展前景显得更加清晰了。

从技术的入局门槛来看,单车智能门槛较低,集聚着特斯拉、蔚来等一堆主机厂自研都有能力自研,然而车路协同不是任何一家企业能够单独完成的,其关联行业包括大数据、通讯、卫星定位、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

由这些行业中的领军企业携手,共建一个开源的车路协同生态基座,或许是商业化想象力能够充分释放的必由之路。

为了应用生态的构建,谷歌安卓、华为鸿蒙都选择了开源,把操作系统代码、开发工具链免费向行业公开,才能实现规模效应,提高业务的毛利润。

自动驾驶行业同样是软件行业,车规级AI芯片同样遵循摩尔定律,一旦进入商业化阶段,芯片成本的下降会非常快,而软件复制的边际成本几乎是零,所以自动驾驶技术方案厂商其实也符合将技术开源的条件。

今年2月24日,百度Apollo与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北京车网科技、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等机构,发布了开源车路协同数据集,向境内用户开放下载使用,其实就是百度Apollo构建朋友圈,意图做大车路协同商业生态规模的一项举措。

1万元自动驾驶方案的发布会上,于骞也表示,“将与产业伙伴密切合作,通过一个商业闭环推动更大的商业闭环,早日实现我们的终极目标。”

虽然不是开源,但在构建更多生态伙伴的长远目标上,轻舟智航与百度开源的数据集有着异曲同工的出发点。

1万元的自动驾驶到底是不是行业内的终极底价,或许已经不再重要。比较能够确定的是,赛道上的自动驾驶企业,已经开始了商业化圈地的竞逐。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谈擎说AI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75676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29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