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新氢年”的觉醒年代,将是中国汽车超越特斯拉的时代

“新氢年”的觉醒年代,将是中国汽车超越特斯拉的时代

汽车公社

民族的强音,离不开国力的支撑。国力深为倚重的制造业,拥有一颗皇冠上的明珠——汽车工业。

卡尔•本茨发明汽车,德国工程师文化享誉全球;亨利•福特流水线带动第一次汽车产业变革,奠定美国超级大国根基;丰田喜一郎和大野耐一提出精益生产,让第二次汽车产业进化和日本工匠精神同时深入人心。诸强之下,已在现代工业文明大显身手的中国,明珠虽好,光彩稍显不足。


走过“市场换技术”的委曲求全和无奈,走过“山寨逆向”的赧然与后勇,中国汽车何时能跻身世界强者之林?本田宗一郎有云:“光看别人脸色行事,把自己束缚起来的人,就不能突飞猛进,尤其是不可能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年代里生存下去。”

如今的竞争态势更为复杂,电气化与智能网联诚然给了中国汽车“弯道超车”的机会,但终究纯电动车领头羊的座位被特斯拉所霸占,何时才会出现中国掀起变革风暴?


显然,我们应该放眼更辽远的未来。自丰田坚定2050路线之后,“内燃机的远景是纯电动,纯电动的远景是氢能源”,汽车能源的进化方向得到越来越广泛的接受与认可。

一家年轻敢为而又有着领军车企背书的新品牌,沙龙智行SALOON,在问世之初便大胆地提出了“氢电双能”,着眼从势头正炽的电动和着眼更长远未来的氢能源同时突破。

细细品味之下,勇敢战略并不能只竖起一面孤零零的旗帜,能够充分诠释和支撑它的,是背后对产业乃至人类前途的深入洞察,以及在汽车制造领域的深厚沉淀。


定义变革、开启时代不再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专利,随着“新氢年”的觉醒年代到来,沙龙智行为代表的东方力量,再度朝着世界巅峰出征。

沙龙和“第一”

“第一”有多重要?

近来世界杯出线赛俨然已是全球关注焦点,而上一届2018年世界杯决赛前夕,最终夺冠的法国队主帅德尚抛出过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在世界杯上,人们只会记得冠军,没有人会记得谁进入了决赛。”

这句话有太多似曾相识的版本,远如“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近如《摔跤吧,爸爸》里“只有冠军被人们铭记”,以及当下的无数心灵鸡汤。


放在汽车行业里也是同样适用于绝大多数场景。挟发明流水线的轰动效应,福特成为迄今累计销量最高的单一品牌,也是提到经典老爷车最容易联想到的名字;而缔造精益生产的丰田,则连同近十年来多次斩获的世界销量桂冠,晋身“节油”和“高利润”的代名词。

甚至代表变革的电动汽车也概莫能外。昔年比亚迪一度是全球电动汽车龙头,于是当时股神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哈撒韦便坚定选择了投资比亚迪。如今特斯拉在电动车累计销量和技术品牌影响力方面无出其右,以至于信众遍布四海,马斯克亦成为科技偶像的不二人选。

中国品牌如若想在世界汽车之林跻身强者序列,必须选择做“第一”。于是,我们有了蔚来成为国内电动车品牌终端均价“第一高”,小鹏车机应用和智能化口碑“第一好”……这些新势力头部品牌都以自己的成功打出了中国人的志气。


氢能源是否可以成为中国的新赛道?

只是,比起汽车产业流水线、精益生产这种革命性的进步,上述“战役”级的胜利还不能完成战略级目标,我们何时能开启新一轮产业革命?“氢电双能”的沙龙智行SALOON带来了曙光。

名称寓意的“第一”。

沙龙SALOON从诞生之初,就和“开辟新局面”、“推陈创新”密不可分。它的名称起源于17世纪意大利和法国,德•朗布依埃侯爵夫人举办了历史上第一场沙龙,小说和诗歌的文学交流前承文艺复兴,后促资本主义萌芽。时至21世纪,无论是硅谷的University Cafe还是北京中关村的3WIM啡馆,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的碰撞,都是先锋创造力的催生地,以思辩交流推动社会思潮的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变革。

战略高度的“第一”。

国家力量中坚制造业,正在迎来第五次产业革命的契机。

前三次都是中国远远落后于世界:第一次产业革命——蒸汽机的出现开启工业化时代;第二次产业革命——蒸汽机和钢铁的发展开启铁路化时代;第三次产业革命——内燃机的出现开启传统汽车时代。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进,无论个体还是产业都受益于计算机和信息技术出现所开启的互联网时代,在此期间国力增强和产业弯道超车相辅相成。而比它更深邃的是第五次产业革命,能源互联网+智能5G革命时代,沙龙智行将氢能+纯电+智能化视为黄金搭档解决方案,同时也敏锐地察觉到中国制造正在第一次以前所未有之姿站在产业革命的舞台正中央,有望成为第五次产业革命的开道先锋。

定位和思路的“第一”。

沙龙智行挂帅者文飞的履历,也是在一众汽车职业经理人中格外出众。作为近几年从主流合资和豪华品牌回流反哺中国民族品牌的职业经理人代表人物,从初至长城主持哈弗F系营销工作,到出任哈弗销售总经理,再到执掌整个哈弗品牌,短短两年,文飞不仅完美与长城的文化融合,还对过往两年多长城汽车的多元化风格质变提供助力。


沙龙智行CEO文飞

2021年年初升任沙龙智行CEO,在长城体系的两年时间里,文飞职位的“三级跳”其实是结果,原因则还要回看几个“第一”——F系列的初创性、哈弗品牌的强大SUV地位的夯实以及长城文化多元跃迁的助攻者。

在前不久对沙龙汽车伙伴们发出的“第一封信”里,基于丰富经验和破局勇气,文飞这样定义了SALOON的坐标:

第一个将氢能战略落地、实现全品类氢能乘用车量产的品牌;

第一个以价值观驱动和用户价值共创为定位的汽车科技公司;

第一个拥有领军车企实力背书、但又完全独立市场化运营的创业公司。


致沙龙新伙伴的一封信

中国汽车产业的奋力进取从未间断,新势力和传统车企竞相冲击海外巨头固有优势,为沙龙智行站上更高一层台阶提供了巨人之肩。而氢能源真正要迎来觉醒年代,“新氢年”更是沙龙智行宏伟梦想的壮阔背景。

“新氢年”的觉醒年代

为什么《觉醒年代》这部献礼建党百年的主旋律剧成为当下最火的剧集作品?在演员演技高超卓绝、情节设计之外,《新青年》鸿蒙初辟思潮被栩栩如生、贴近普通人的血肉形象充分表达出来,方能实现震撼心灵的效果。

如今的“新氢年”在技术路径上的破天荒,与当年《新青年》在思想上的启蒙如出一辙,都是一条充满崎岖坎坷的羊肠幽径,在风雨中逐渐转为平坦大道,再通往光明的未来。故而这样的路径,决定了沙龙智行将面临严峻的挑战,却也有望收获异军突起的机遇。再往宏观处说,这也意味着中国力量中的一支新军,能否换道、开道超越特斯拉为代表的西方汽车新锐。


氢能源的热度,远早于多数人的想象。二十年前,就有不少行业人士认为,未来采用非化石燃料的汽车将主要是氢动力,甚至在氢燃料电池之外,宝马等厂商还尝试过氢内燃机。通用汽车早在1966年就已经完成了车用氢燃料电池的研发,本世纪以来,丰田、本田、现代相继将乘用车和商用车投入量产。

不过,氢能源迄今在汽车领域的整体应用规模相对较小,2020年中国氢能汽车产销量不到2,000辆,全球氢能汽车保有量才区区3.2万辆。拿到迄今国内保有量500万辆的纯电动汽车旁侧,又或者是近几年市场成绩突飞猛进的混合动力身边,自然难免被一些观点视为“忽悠”、“没前途”。那么,沙龙智行选择同时发力氢能源和纯电动,又该如何证明自己路径的正确性呢?


全球都在计划发展氢能源

那些质疑的人或许忘了,不要轻易地对新生事物下绝对定论,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的观点。正如电动汽车也曾经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盛行一时,此后却因性能低下而被燃油车淘汰,比及进入2020年代,与智能化的贴合优势促进电动汽车又重新焕发新的光彩。

对于氢能源的合理质疑,总结起来主要是三个问题:

·全周期是否真环保?或者氢(电)从哪里来?

·氢的成本如何?

·配套设施能否跟上?

非常凑巧的是,就在6月中旬,汽车工程学会主办了FCVC第六届国际氢能与燃料电池汽车大会,有相当多的疑惑可以获得至少部分解答,也从中可以探得沙龙底气何来。


首先,氢能源是不是真正的清洁?如果通过电解水制氢,电力又从哪里来?同样的质疑,也曾被抛给纯电动,理由是“火力发电造成污染”。那么,接下来我们用事实说话。

根据清华大学中美清洁汽车联盟副主任王贺武提供的信息,由张家口推广12米HFCB(氢燃料电池巴士)的实测数据看,如果采用普通网电(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54.8%),那么全周期碳排放为1,457克/公里;采用绿网(可再生能源电力80%),全周期碳排放为645克/公里;完全采用绿氢(有别于化石燃料生成的灰氢,和天然气通过蒸汽甲烷重整或自热蒸汽重整的蓝氢),全周期碳排放为132克/公里。


氢动力巴士全周期环保性得到确认

2019年丰田提供的一份全周期排放对比图也显示,纯电动和氢能源的总排放最低,混合动力处于中间位置,而内燃机车最高。这还没有考虑新能源车的全周期排放大部分集中于发电或制氢端,容易捕捉碳或者降低污染。

至于绿氢的占比,尽管目前还主要处于示范阶段,但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中国氢能源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随着国家大力推进绿色供氢,煤制氢配合CCS技术,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和太阳能光催化分解水制氢将成为中远期主要模式,仅以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比重为例,2020年只有3%,2030年预计达到15%,2040年和2050年分别达到45%和70%。


绿氢占比将得到极大提升

故而氢能源的清洁度毋庸置疑,而可用、环保氢原料的生产也着实可期。

氢的成本如何?

有机构做过粗略测算:氢气价格每千克(11.2立方米)80元,补贴后40元;比较粗略的对应数字是5分钟加5千克(200元)跑500公里(Mirai是5千克650公里)。算下来大致等于每公里0.4元。纯电车大约百公里耗费18-20度电,用快充站的电价算,一公里接近0.2元。


可再生能源绿氢能够降低氢气成本

将来氢原料成本还有较大下降空间。从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经理聂利彬提供的国际能源署IEA数据看,网电制氢恰恰成本最高,可再生能源甚至有望将成本削减一半。按照日本相关部门的计划,当下加氢站氢气价格为100日元/立方米,2030年将下降到30日元,远期还将降低至20日元。即便实际降幅比预期大打折扣,也意味着氢动力车辆运行成本有显著缩减。


日本计划将氢气成本降低到当前的五分之一

配套设施的“老大难”问题,从储运到加氢站,一直是最大的短板。

2020年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指出,我国将力争经过15年的发展,实现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应用。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确定了2025年燃料电池汽车保有量达到10万辆的发展目标,2035年燃料电池汽车保有量力争达到100万辆左右。不过海外有些机构将节点误读为2030年,同时给出的企业预期在20万辆以下。因此,到2030年加氢站总数按照当下速度发展,大约为1,000座,而要支撑100万辆燃料电池车,则需要达到4,000座以上。

但恰恰是这种艰难体现了长城和沙龙的眼光前瞻性。2018年6月,长城汽车在保定建立氢能技术中心,国内所有类似机构中,该中心率先拥有全套检测和试制设备:拥有国内第一座105MPa高压氢气循环测试台,国内第一座6轴储氢瓶缠绕机,国内第一个燃料电池动力系统测试台架和国内第一座液态储氢加氢站等。


加氢站建设是一大痛点,也是长城发力的要点之一

可以预见的是,就像当今特斯拉凭借超充体系成为电动车生态中的佼佼者,沙龙智行在氢燃料电池整车之外,提前布局测试体系和加氢站,势必会在未来氢能源的潜力释放中占得先机。

风物长宜放眼量

中国汽车如何跨过“大而不强”的窠臼?如何面临特斯拉这样的强敌能够制胜?核心关键词是“创新”,而创新的焦点又在于“技术”。

昔日特斯拉提前布局纯电动,如今遂强行挤入了科技公司领袖序列。而现在沙龙着眼的方向,可以同2003年特斯拉创立时的纯电路线相提并论,甚至战略层面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就像国家力推纯电动路线,与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维护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不可分,氢能源在上述可行性前提得到确保后,完全可以成为“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的又一可靠选项,并且提前布局的企业能够再一次“换道超车”,甚至开辟一条新的赛道——氢电双能。


在纯电动市场越发从蓝海转红海的同时,沙龙致力于在“左手纯电,右手氢能”的路线里,将兼顾眼下与远景的“氢电双能”变成甩开竞争对手的利器。

明面上是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但高明的企业能够通过技术和元器件的通用性、人才队伍的共通性,实现内部的协同。2017-2019年丰田宣布发力纯电动,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逻辑在于:丰田开发纯电动和燃料电池车,都是基于混动技术的积累,除了研发团队之外,混合动力的电池电机进行扩展,再进行相应的适配与替换,便可转化为插混、纯电动和燃料电池。尽管沙龙智行还没有举办技术说明会来诠释自己的技术实力,但毫无疑问这种双线协同已经在内部推进。

甚至从外部视角看,长城-沙龙的纯电与氢能源推进的同步性,就已经决定了“氢电双能”得以在今日成形。


就像长城的纯电动技术已经有了多年沉淀,氢能源的发端也并非突发奇想。2016年,长城控股集团成立“XEV”项目,致力于氢能及氢燃料电池核心部件技术研发,宣告长城正式挺进氢能源领域。

2018年,当ME纯电动平台派生出欧拉车型的同时,长城不但像前文提及的那样建立氢能技术中心,还收购了上海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51%股权。这家拥有20多年氢能源研发历史的公司,让长城如虎添翼,为沙龙如今的宏图添加了筹码。

2020年柠檬技术平台的出现,更是意味着国内出现了类似丰田TNGA的通用性技术架构平台,柠檬平台能够同时适应混动、电动和氢燃料电池。终于在今年3月29日发布的氢能战略里,长城更进一步在氢能源技术方面秀出肌肉。


长城为氢能源苦练内功

氢柠,车规级“氢动力系统”全场景应用解决方案,囊括了1整套车规级研发体系、3个技术平台(HS电堆、HP储氢、HE氢电)、5个性能优势(高功率、高效率、高温度、高耐久、高互联)。还记得上文中我们提出来的几个合理疑问么?包括储氢等敏感问题在内,长城技术的针对性不言而喻。熟悉特斯拉的人,一定会从这里联想起当年马斯克是如何废寝忘食让特斯拉“攻关”BMS等技术的,厚积方能薄发。

目前,长城已拥有先进的氢能技术研发能力,建成了完整的氢能产业链,实现了“电堆及核心组件、燃料电池发动机及组件(控制器等)、Ⅳ型储氢瓶、高压储氢阀门、氢安全、液氢工艺”六大核心技术和产品的知识产权完全自主化,一系列场景已经深耕落地,有些指标拿到国际先进序列都依然亮眼。

例如第一代单堆额定功率150kW,峰值功率160kW燃料电池金属板电堆,功率密度达到4.2kW/L以上,而第二代HS电堆的目标是7kW/L,额定功率超过200kW,实现单次储氢续航里程 900公里(商用车单次储氢续航里程可达1,100公里)。丰田刚刚创下1,000公里以上续航纪录的第二代Mirai,其电堆峰值功率128 kW,体积功率密度4.4 kW/L(不包括端板为5.4kW/L),质量功率密度4 kW/kg,整车额定续航850公里。第二代HS电堆的定位高度,由此可见一斑。


氢能源技术为沙龙智行提供支撑

技术和产品,并不是一个品牌或者一家车企的全部。沙龙智行的“氢电左右协同”,还将在品牌形象构建与定位层面得到彰显。

之前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提到沙龙智行档次和技术路线时,就曾提及氢能和纯电动的并行,“我们希望改变纯电动车市场的尴尬,要从‘哑铃型’结构变成‘橄榄型’结构,欧拉主要聚焦在10万-20万元的市场,沙龙智行要进入到30万元以上的市场。”

左手:沙龙纯电动决心捅破传统车企未能打开的30万元天花板。右手:氢能源对比纯电动,与当下隔着更大距离,那么也更有希望树立起科技标签。而背景是:如今从消费电子到汽车品牌,高端品牌形象越发与“科技”、“技术”形成强关联,从奔驰S级率先采用半自动驾驶,到特斯拉如今品牌溢价惊人,无不印证了“科技在新回合决定档次”的新规则。从这样的格局来看,沙龙的规格定位,与“氢电双能”路线又实现了高度匹配。


从道至术,由战略思想到技术细节,沙龙智行已然厉兵秣马、弓如满月。这家以“一家锐意创新改变世界的科技公司;一处多元文化激荡共生的场所;一种先锋引领勇于担当的世界观”作为自身Slogan和定位的新公司,在技术驱动行业转型、革新生活方式的当今,给了业界更多的期待。

“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皆与魔法无异。”阿瑟•克拉克很早就在《未来的轮廓》中如是定义技术的影响力,它将彻底重塑整个人类社会的形态。整个行业转型的背景下,汽车技术革新再也不是“升级三大件”那么简单。电气化、智能网联、芯片……更多科技化元素的涌入,让竞争态势更为错综复杂。


文飞公开信:立志登月,即使失败,你也将着落于星辰之间

上一轮汽车产业革新,美国抛下了特斯拉这张王牌,这一轮中国该如何打出自己的王炸以主导产业革命?沙龙智行已经交出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第一张答卷,接下来,文飞的任务和我们的期待,其实都系于这颗新星能够再拿下更让业界震撼的高分。


来源:汽车公社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4927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3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